弃车小鸽是刀郎

cn:曲栽青。是一个没啥特长的破透明的。也没啥梦想,大概想成为给自家孩子疯狂产粮的打字机。主坑ES/全职/APH。

为什么!为什么!!全世界的薰尼都到了!!

然而我

然而我

一无所有!!


江蓝生是相声演员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暴力招生办白皈在行动
p2是他捏的小蝙蝠,有一丶丶可爱

【置顶】
悄咪咪写一个置顶玩玩,别在意。
这里曲栽青。
可以叫我炮哥或者阿青青等等,还有一个称呼就亲友叫叫,不告诉你们!
是一个没啥特长的破透明的。也没啥梦想,大概想成为给自家孩子疯狂产粮的打字机。主坑ES/全职/APH。
心头好是守泽千秋,羽风薰,孙翔和丁马克。他们太好了,我爱他们一辈子。
cp向是杂食,好养活。但是主磕的大部分都比较冷,我自己也郁闷。不拆的有:白狄/英纺/铁日向/狮心/周翔/叶黄。比较感兴趣的是:翠千/闺蜜/海风/看板/折槛/丁诺。
我爱你们啵啵啵。这里艾特一下自己小号 @手栽青山 专门给自己点赞增加自信心的。

今天的我又在为狮心流泪

主线短打

 【其实之前的也是主线,我只是突发奇想,写这一段,手动狗头】 

        白皈乖乖回来了。根据上级的命令,没有展开像找氿木染一样大力度的巡查,研究所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想找这一位研究所忠贞的战士。当然S级的人私下有托关系找过他,毕竟他们已经失去了一位共患难的战友了,不能再……好的是白皈回来了,继找到氿木染后没多久就一声不吭的回来了。正好,A级考核也迫在眉睫,而白皈正是每一届的主考核官。


  这是多么的巧合,所有的事都没有耽搁。


  白皈在S级里能力最靠后,他来训练这群四肢发达的小崽子正合适,不会出现吊打的情况。


  氿木染,艾德里安还有黎澜挨着座坐在观众席前排。这座位是随机排的,但当事人捏着自己的座位号入座的时候多多少少会露出一些不满意的表情。当然,这是常事了,就连饭桌上出现类似的情况也是如此。每届考核都是一场厮杀,杀到最后的那一个就会由白皈来判决是否有资格升级,就像拳击比赛的打擂一样简单粗暴的比赛内容。每每都会有不少A级怀抱着痴梦期望着自己可以飞上枝头,他们有点有点小聪明心怀侥幸收的渔翁之利,有的真正的靠着实力从头杀到尾,但结局都是一样的失败。所以,S级的各位没有兴趣来这里浪费时间。


  人和神的差距就在这里,就算是最下等的神灵也没有脆弱到凡人可以触碰到他的翅膀的地步,这就是最悲哀的地方。可是现在的白皈让人特别不放心,所以大家就不约而同的想到来观看这场无趣的审判。


  “你的档案没有记录在A级里面!你究竟是谁?!”扩音器里白皈的声音在“格斗场”里回响,把一直打瞌睡靠在艾蒂肩上的黎澜惊醒,艾德里安熟练的托住了黎澜突然失力的脑袋,将他的头扭向格斗场中央。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winner”的发言。


  “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白sir。我是B级的0003号实验品。你可以称呼我为,零叁。”


多余

【快乐的白皈视角,我还是我,我还是那个白皈亲妈】

□□火光挡住了我的全部视线,或是说我已经无心关注其他事物了。我的家,一个被称为地狱的地方,像是被惩罚一样的,烧起了不可控制的大火。我清楚的知道,我再怎么吼叫,都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了。再或者说,我叫不出来,我可以感受到我浑身在颤抖,已经,已经一句话都没有办法完整的说出口了。我的父亲,是地狱的掌控者一般的人物,他选择与他的研究所一起共同走向灭亡,我作为他最忠诚的信徒,选择了逃避,被B12-138带了出来。我愤恨的锤着粗糙的水泥地板,匍匐着往火光跳跃的中心。

——“等一下,林捷哥,他……还在实验楼里面……”。

B12-138原本扶着我的肩,听到我的话之后立马松开了,我模糊听到他说了一句“接收指令”就跳进了研究所燃烧着的残骸里。

□□我的身体没有办法在如此巨大的打击下保持站立,像是一个残旧的木偶一样被泰伦斯拖着移动,显得滑稽又狼狈。B12-138肯定是所有机器人中最傻的那一个吧,可以不顾他昂贵的皮肤外涂层,不顾他那些少见的小零件就这样不要“命”,和林捷哥一模一样有什么好的。想着,我的眼泪就把我一脸的灰尘全都糊在脸上。

□□不亏是研究所最引以为豪的实验品的仿品机器人,他已经回到我的眼前,可能是因为地下实验室还没有被烧到的缘故,B12-138身上的“伤痕”并不多。

□□担心一个机器人也算是我傻吧。转念一想,也算是我的一种赎罪。

爱哭鬼【上】

1.

白皈十分爱哭,可是没多少人知道。知道的也只是认为他过分喜爱他自己那长及腰部的银白长发,裁掉一段都要哭一下,不是爱哭鬼是什么,和一个不喑世事的小女孩有什么两样?

2.

“魔鬼!!”

贫富大战他听从研究所的安排不断的扩大战地,卷集到战场周围的大小村庄。不是为了那个人头越多奖赏越多的幌子,而是只是单纯的听话而已。当面部绑着的绷带已经溅上不知道多少人的血的时候,他已经麻木了。那一声魔鬼把他拉回现实,紧接着是一声枪响,那一发子弹已经打进他手臂里。

他又哭了,不是因为痛。

3.

“魔鬼!!”

这一声喊叫仿佛与记忆深处中的某个角落重合了。那个时候他才五岁……

那个年代,人人都是贫穷的,好像是受了魔鬼的诅咒一样。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传播的谣言“拥有红色瞳孔都是恶魔眼睛”,他就是红色眼睛的其中一人,以至于他的生父母把他藏了起来,藏到他们都不知道的地方。他学会了用东西蒙住他的脸,就这样,他在黑暗中活过了本应该无忧无虑的五年,终于看见了光芒。

那是跳跃的火焰,会要了他幼小生命的火焰。人们吼着魔鬼二字,高高举起了他们的手臂。

不过他逃走了,来到了他心目中的真正的家。

4.

他回过神来才发现那个朝他开枪的是一个6,7岁左右的小男孩,他脸上满是逃亡留下的污泥,被泪水搅得几乎看不清他的模样。天知道那样小的他是怎样凭一己之力扣动扳机的,可能是愤怒,可能是想要逃生的欲望,反正白皈不知道……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扯着小男孩的领子,把他拎起来,两脚悬空。小男孩对他拳打脚踢,不断挣扎都没用,口里还大骂着眼前的他是恶魔。

可不是恶魔么……

小男孩扯掉白皈脸上的防线的时候,闭嘴了。替代眼里复杂情感的是恐惧,对白皈那双红眼睛的恐惧。

白皈自然也察觉到不对劲,眼泪止也止不住,直直往地上滴。“你快点继续骂啊!继续骂啊!为什么不骂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比小男孩更害怕,更害怕他自己的眼睛,可是他不愿意接受这个,“你怎么突然就害怕了?快点骂啊!”白皈的面部几乎狰狞着,挤出一个很奇怪的表情,眼泪还在不断的流下来,受伤的右臂上,血液不断从伤口处挤出来。

他放开了那个男孩,他的手臂太疼了。

他的眼睛哭得又红又肿,没有擦干的眼泪被风干附在脸上,有一种紧绷的不适感。

5.

他回研究所了,他发现他的右手根本拿不动东西。

之后战争也很快就结束了,因为林捷死了,是被他那一派人杀死的,他只知道这么多……

那一夜他又哭了,一是死亡的真相,二是不断颤抖的右手。他死命握住右臂让它停下抖动,可是直到左手酸乏无力,右手没有一丝停下的痕迹。他清楚的知道他的对于研究所的价值全都被他自己一点一点的葬送掉了。

那是他在一片混沌的思虑中唯一可以确定的。

他哭到昏过去,醒了接着哭。哭到他自己都不确认是否有眼泪掉下来,只有听见自己嗓子发出的哭腔。

【湛皈】我的好兄弟心里有苦你对我说

□□白皈说到底是猫+管事婆的结合体,研究所里大大小小的病号大部分都是他给带到医务室的,就像猫抓了老鼠带到主人面前邀功一样。湛哿也毕竟是一个医生,很好的做到了来者不拒,可是这么大的研究所,就他一个医生,每天总是会忙的喘不过气来,这时白皈就会做出心痛装:“不要累着自己了,我的宝贝心窝子!”湛哿往往会回以一个眼刀,然后毫不留情的说:“你才是我工作的源头!”

□□“他是实验品肯定可以挺过去的先看看我们吧!”自从知道了湛哿可以无偿救助在战争中的南方国民,那些富家子弟一下子那种高人一等的本性便显现出来了,就算是受了点小伤都要过来凑个热闹。“在我的眼里,你们都是我的病人,没有实验品和普通人的区别,他是战士,他的手术优先,这是上级的命令……”湛哿耐心的解释着,那个人显然没有认真听,大声的打断他的话,道:“不就是念旧情吗?你也是实验品肯定会偏袒他的,他不就挨了几个枪子嘛,哪个战士不挨枪子?就他高贵?”湛哿低着头,眼镜有点下滑让他看不太清楚手表上的时间,唯一可以清楚的是他手术台上的兄弟可能等不了这几分钟了。他,可真是时刻不给自己放松的机会啊……


发小

  【以湛皈这对幼驯染为中心的一点点东西,方便理解这个俩小孩↓】


  【ps:Ternence,泰伦斯,拉丁文,温和稳重的人或是温柔的人,高塔。】

1.


  “你肯定知道你接研究所外私营的诊所这件事被发现你该收到多大的惩罚!泰伦斯!你为什么不听听我的意见!!”白皈的表情失了控,他像疯子一样扯去脸上的防线朝湛哿吼着,完全没有往常那个平静沉稳的模样。他咬紧牙关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怒气,眼眶却红红的,身子不知是气得还是快哭了而颤抖着。湛哿的眼下都是乌青,连续的几场手术掠夺走了他空当的时间,以至于来不及刮去的浅色胡茬,那给他年轻的脸添了几分沧桑,那是成熟的风霜感。正当他自顾自的掏出打火机点上烟,刚准备猛吸一口的时候就被愤怒的白皈扯着领子拎起来,烟头上跳动的火花险些烫到白皈的脸,他的眼镜受之牵连,被无辜的甩到地上,眼前的景物一瞬间模糊起来。白皈一下子慌了手脚,试图在不放开湛哿的情况下帮他捡回眼镜。“你神经病吗?你之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是保密的挺好的吗?”湛哿不耐烦的推开自己发小的牵制,掐了烟反身躺在躺椅上闭上眼,不去理会白皈多难看的表情,“我三个小时后还有一场手术,请白先生搞清楚我叫什么名字时在回来找我吧。”

2.


  湛哿其实并不讨厌白皈叫他泰伦斯,说实话已经听习惯了,只是觉得要改就要改改彻底一点,搞得不清不楚的反而让人不舒服。 闭上眼,记忆回到几年前的夏天,他刚刚做完融合实验,就被马上判别为B级,送进满是书籍的房间适应,一气呵成,让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怎么可能适应?对于十岁左右这种软弱年龄的孩子来说,旧事物往往比新事物来的重要。当然大人们自信满满以为孩子是有无尽好奇心的,这种想法很快就会被有趣的东西代替,可是那是建立在那个孩子清楚的知道,不管他追逐蝴蝶跑到多远时家里总有亲人为他备好碗筷,而这些湛哿都没有。他用两只手握住那块金色的大怀表,仿佛握住了他的全部。傍晚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房间,那些纯粹的金色照射使湛哿感到不适,当他准备拉上粗麻布制的窗帘时,他看见楼下的一个和他一般大的女孩,她银白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脚踝,头顶还有两个突出的耳朵一样的三角。她用绷带蒙住了眼睛,同样稚嫩的脸上没有表情,冷冰冰的像一台机器。尽管这样湛哿的脸还是红了,他的心急切的跳动着,以至于第一次动用了他自认为没什么用的藤蔓,一直延伸到楼下稳稳在女孩面前着陆。那个女孩穿着和他一样的白色短袖短裤,看上去也是一个实验品。“我叫白皈,你是?”声音也很可爱!湛哿激动的牵起女孩的手朝自己这边拉,把领养自己的赌场爷爷给他重新取的名字,也就是他用的最多的名字毫无保留的告诉他的心动女孩,“我叫泰伦斯!!”

3.


  他还没有被领养前才叫做湛哿。说白了这个由他那对文盲父母随便在用来垫桌子的字典里随便翻出来名字,没有任何意义。他的生父生母在他的映像里已经模糊不清了,甚至连五官都没多少记忆,湛哿觉得他们太可怜了,才改叫湛哿的。那时小小的白皈不理解小小的泰伦斯改名字的意义,就继续固执的叫下去了,而也只有他知道湛哿有过泰伦斯这个名字。小小的湛哿还以为他是女孩,所以就任由他这么叫了。“啊啊,我那对亲生父母也太惨了吧?没有我这个儿子也就罢了我的这个性格我的一切甚至我的心都是别人给的,我也想给他们留点什么,那就把名字这个空档留给他们吧,称呼什么的,哪里有心重要呢?”湛哿通过纸杯电话向隔壁训练室的白皈诉说着他的本意。对于父母这一点,这一直是白皈的雷点,“可惜我的爸爸妈妈可能认为他们这个儿子反而玷污了我这个名字……”这句话还没有听完,湛哿已经失去了可以思考的意识了,他心心念念的女神居然是男孩,那个拥有着可爱声音长头发女神居然是个男孩!?白皈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看着纸杯电话对面也不给他任何答复,他十分不解,只是把它理解为湛哿也难过到了极点。

4.


  湛哿比别的孩子来的坚强,他接受了自己第一次暗恋的对象是白皈这个纯爷们的事实,并和他成为了好兄弟。他们就这样慢慢长大,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两个人等级上的差距也越来越大,比如练习室一个在走廊的最终端,一个却终日待在塔里当医疗实习。还有白皈想要拉住他时明明没有用力湛哿的手腕上却会留下一道红痕。“泰伦斯,你是不是越来越白了?”白皈在吃午饭的时候脱离队伍特地挤过去问。“夏天夏天悄悄过去黑的只有你~”湛哿头也不抬,往嘴里送了一大口饭,还没嚼一口脑袋就被人猛地一推,呛得他咳嗽不止。“你说话注意点!”“咳咳咳,你手咳咳能不能清楚点!”两个少年说着粗俗的话,却笑得开心,并打闹着,丝毫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5.


  湛哿睁开沉重的眼皮,初秋的天气还很闷热,贴身衣物已经被刚才闭目养神的那段时间被薄汗吸在身上,让他行动有点不适。但是这些都可以抛开,接下来的手术才是最重要的。白皈,白皈,他还是那样固执的可怕,什么时候这个家伙才可以长大?!烦躁的揉乱头发,汗水把它们粘成一缕一缕的,但是注意形象的他也没有心思去考虑他们了。


6.

【突然湛哿视角】


  白皈的剑向我直直刺过来,我知道我躲不开了。我的藤蔓没有限制住他的行动,反而抽不出一只手来保护自己,我感觉到我的下颚在颤抖,现在的白皈听不见我说的一句话,他带着隐形耳机,耳朵里重复着上级下达的任务,杀死研究所“告密者”的任务。

我看见他的膝盖弯起,随后就是眼前一黑,伴随着腹部的一阵剧痛,他的那一踢使我不由得弯下腰直直的倒下去。他的剑则会直接取走我的首级,我等着那冰凉的疼痛。但是那却迟迟没有到来。

白皈的剑像是失误一般的避开了我,他跨坐在我腰上,将自己的重心全部压在插入地板的剑柄,强忍着哭泣,发出可怜的呜呜声,他的温热泪水滴在我的脸上。我睁开眼,看见他缠满绷带的手臂,和那双曾被视作诅咒的红色眼睛。我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从前……

——“不要再哭了,白皈”

——“泰伦斯,我们的花全部枯死了呜呜呜”

——“他们在水泥石缝里面生长的,枯死是一定的事”

——“呜。总感觉,感觉泰伦斯变变得好成熟,而而我,还是这一副老样子”

——“小孩子还是天真点好”

——“你不也是小孩子!”

……

真的是,那个小孩子已经长大了不少了,不要再继续长大了,我们还没有变成老头子,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我的小孩子,请让我和你继续牵着手,做那些白日梦吧。我们的噩梦是时候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