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湛雀

cn:曲栽青。是一个没啥特长的破透明的。也没啥梦想,大概想成为给自家孩子疯狂产粮的打字机。主坑ES/全职/APH。

【湛皈】我的好兄弟心里有苦你对我说

□□白皈说到底是猫+管事婆的结合体,研究所里大大小小的病号大部分都是他给带到医务室的,就像猫抓了老鼠带到主人面前邀功一样。湛哿也毕竟是一个医生,很好的做到了来者不拒,可是这么大的研究所,就他一个医生,每天总是会忙的喘不过气来,这时白皈就会做出心痛装:“不要累着自己了,我的宝贝心窝子!”湛哿往往会回以一个眼刀,然后毫不留情的说:“你才是我工作的源头!”

□□“他是实验品肯定可以挺过去的先看看我们吧!”自从知道了湛哿可以无偿救助在战争中的南方国民,那些富家子弟一下子那种高人一等的本性便显现出来了,就算是受了点小伤都要过来凑个热闹。“在我的眼里,你们都是我的病人,没有实验品和普通人的区别,他是战士,他的手术优先,这是上级的命令……”湛哿耐心的解释着,那个人显然没有认真听,大声的打断他的话,道:“不就是念旧情吗?你也是实验品肯定会偏袒他的,他不就挨了几个枪子嘛,哪个战士不挨枪子?就他高贵?”湛哿低着头,眼镜有点下滑让他看不太清楚手表上的时间,唯一可以清楚的是他手术台上的兄弟可能等不了这几分钟了。他,可真是时刻不给自己放松的机会啊……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