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湛雀

cn:曲栽青。是一个没啥特长的破透明的。也没啥梦想,大概想成为给自家孩子疯狂产粮的打字机。主坑ES/全职/APH。

爱哭鬼【上】

1.

白皈十分爱哭,可是没多少人知道。知道的也只是认为他过分喜爱他自己那长及腰部的银白长发,裁掉一段都要哭一下,不是爱哭鬼是什么,和一个不喑世事的小女孩有什么两样?

2.

“魔鬼!!”

贫富大战他听从研究所的安排不断的扩大战地,卷集到战场周围的大小村庄。不是为了那个人头越多奖赏越多的幌子,而是只是单纯的听话而已。当面部绑着的绷带已经溅上不知道多少人的血的时候,他已经麻木了。那一声魔鬼把他拉回现实,紧接着是一声枪响,那一发子弹已经打进他手臂里。

他又哭了,不是因为痛。

3.

“魔鬼!!”

这一声喊叫仿佛与记忆深处中的某个角落重合了。那个时候他才五岁……

那个年代,人人都是贫穷的,好像是受了魔鬼的诅咒一样。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传播的谣言“拥有红色瞳孔都是恶魔眼睛”,他就是红色眼睛的其中一人,以至于他的生父母把他藏了起来,藏到他们都不知道的地方。他学会了用东西蒙住他的脸,就这样,他在黑暗中活过了本应该无忧无虑的五年,终于看见了光芒。

那是跳跃的火焰,会要了他幼小生命的火焰。人们吼着魔鬼二字,高高举起了他们的手臂。

不过他逃走了,来到了他心目中的真正的家。

4.

他回过神来才发现那个朝他开枪的是一个6,7岁左右的小男孩,他脸上满是逃亡留下的污泥,被泪水搅得几乎看不清他的模样。天知道那样小的他是怎样凭一己之力扣动扳机的,可能是愤怒,可能是想要逃生的欲望,反正白皈不知道……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扯着小男孩的领子,把他拎起来,两脚悬空。小男孩对他拳打脚踢,不断挣扎都没用,口里还大骂着眼前的他是恶魔。

可不是恶魔么……

小男孩扯掉白皈脸上的防线的时候,闭嘴了。替代眼里复杂情感的是恐惧,对白皈那双红眼睛的恐惧。

白皈自然也察觉到不对劲,眼泪止也止不住,直直往地上滴。“你快点继续骂啊!继续骂啊!为什么不骂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比小男孩更害怕,更害怕他自己的眼睛,可是他不愿意接受这个,“你怎么突然就害怕了?快点骂啊!”白皈的面部几乎狰狞着,挤出一个很奇怪的表情,眼泪还在不断的流下来,受伤的右臂上,血液不断从伤口处挤出来。

他放开了那个男孩,他的手臂太疼了。

他的眼睛哭得又红又肿,没有擦干的眼泪被风干附在脸上,有一种紧绷的不适感。

5.

他回研究所了,他发现他的右手根本拿不动东西。

之后战争也很快就结束了,因为林捷死了,是被他那一派人杀死的,他只知道这么多……

那一夜他又哭了,一是死亡的真相,二是不断颤抖的右手。他死命握住右臂让它停下抖动,可是直到左手酸乏无力,右手没有一丝停下的痕迹。他清楚的知道他的对于研究所的价值全都被他自己一点一点的葬送掉了。

那是他在一片混沌的思虑中唯一可以确定的。

他哭到昏过去,醒了接着哭。哭到他自己都不确认是否有眼泪掉下来,只有听见自己嗓子发出的哭腔。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