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湛雀

cn:曲栽青。是一个没啥特长的破透明的。也没啥梦想,大概想成为给自家孩子疯狂产粮的打字机。主坑ES/全职/APH。

主线短打

 【其实之前的也是主线,我只是突发奇想,写这一段,手动狗头】 

        白皈乖乖回来了。根据上级的命令,没有展开像找氿木染一样大力度的巡查,研究所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想找这一位研究所忠贞的战士。当然S级的人私下有托关系找过他,毕竟他们已经失去了一位共患难的战友了,不能再……好的是白皈回来了,继找到氿木染后没多久就一声不吭的回来了。正好,A级考核也迫在眉睫,而白皈正是每一届的主考核官。

  这是多么的巧合,所有的事都没有耽搁。

  白皈在S级里能力最靠后,他来训练这群四肢发达的小崽子正合适,不会出现吊打的情况。

  氿木染,艾德里安还有黎澜挨着座坐在观众席前排。这座位是随机排的,但当事人捏着自己的座位号入座的时候多多少少会露出一些不满意的表情。当然,这是常事了,就连饭桌上出现类似的情况也是如此。每届考核都是一场厮杀,杀到最后的那一个就会由白皈来判决是否有资格升级,就像拳击比赛的打擂一样简单粗暴的比赛内容。每每都会有不少A级怀抱着痴梦期望着自己可以飞上枝头,他们有点有点小聪明心怀侥幸收的渔翁之利,有的真正的靠着实力从头杀到尾,但结局都是一样的失败。所以,S级的各位没有兴趣来这里浪费时间。

  人和神的差距就在这里,就算是最下等的神灵也没有脆弱到凡人可以触碰到他的翅膀的地步,这就是最悲哀的地方。可是现在的白皈让人特别不放心,所以大家就不约而同的想到来观看这场无趣的审判。

  “你的档案没有记录在A级里面!你究竟是谁?!”扩音器里白皈的声音在“格斗场”里回响,把一直打瞌睡靠在艾蒂肩上的黎澜惊醒,艾德里安熟练的托住了黎澜突然失力的脑袋,将他的头扭向格斗场中央。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winner”的发言。

  “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白sir。我是B级的0003号实验品。你可以称呼我为,零叁。”

评论(2)

热度(4)